沙巴体育官网,沙巴体育网

小说:乡村小医师 作者:幽幽梦思

    “唰!”早有防备的张进立即做出了躲闪,同时挥动手里猎刀,狠狠的劈向土狼的腰部,势大力沉,带起一阵劲风呼声。

    铜头铁爪豆腐腰,说的正是狼这种生物的身体构造特点。

    对付狼就如同打蛇打七寸一样,要对准它的腰身部位进行攻击。

    “嗤”的一声,张进的猎刀掠过土狼的腰侧,切开了一道口子,但是并不深。

    受伤的土狼察觉到张进不好对付,刚一落地便冲向了正在缠斗的黄毛。

    “马勒戈壁,想欺负我家黄毛,门都没有!”张进斥骂道。

    未等那头土狼冲到黄毛身前,张进抓起地面一块石头,奋力甩了过去,带着一阵呼啸的风声,准确命中那头要偷袭黄毛的土狼。

    “嗷呜!”土狼被砸翻在地,一时间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经过木之精气的洗涤,张进如今的力量惊人,这全力一投犹如铅球一般沉重。

    趁其病要其命,张进快步冲上去抓住土狼的后腿,扭腰发力,呼的一声将足有七八十斤的野狼抡了起来,狠狠的甩在了旁边的粗树干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尘土飞扬!

    “呜呜!”土狼反弹之后,重重的砸在地面,彻底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那名女人被震惊了,呆呆的看着张进。

    张进的表现实在是太彪悍了,跟他那斯文的模样完全就是两种情况。

    而见到自己同伴被击倒,正在跟黄毛缠斗的土狼顿时心生退意,它在挣脱黄毛的撕咬后,带着鲜血淋淋的伤势快速逃窜。

    “吼吼……”

    黄毛没有追上去,而是示威的吼叫几声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张进呼了一口粗气,别看刚才貌似很容易就获胜了,但生死就在一瞬间,只要稍微失手,现在躺在地上的可能就是他自己了。

    从地面捡起猎刀,张进看了惊魂未定的女人一眼,随即走向土狼。

    居高临下的看了它几秒后,张进蹲下身子将猎刀抵住狼腹,一用力直接捅了进去,手腕再用力一转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土狼垂死挣扎了几下,最后慢慢的停止动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女人看到这一幕,虚掩着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解决土狼之后,张进这才回过身来打量女人。

    只见对方身材修长,凹凸有致,虽然此时有些狼狈,脸上带着污垢,但是依稀可以看出其自身不俗的姿色。

    而从女人身上标准的背包客服饰,张进已经大概猜到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又是一个花样作死的城里人,这大山是能随便进的吗!”张进心里吐槽。

    这时,张进看到对方的伤口,虽然缠了布条,但因为先前的跑动,此时正在往外渗着鲜血,而且其包扎的也相当粗糙。

    “喂!你的伤挺严重的,我帮你看看吧!”张进主动提出帮助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突然女人举起一根尖锐的木刺,抵住自己的喉颈,喝道:“你别过来,你要是敢过来我马上就自杀。”

    我靠!神马情况?张进不禁愣了,这唱的是哪一出啊?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张进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装了,我死也不会跟你回去的。”女人喊道。

    张进彻底蒙圈了,谁能够告诉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为什么我看不懂呢!

    而在一旁的黄毛就更加看不懂了,偏着脑袋看着她和自己主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张进突然看到女人手腕以及脚踝的位置,有着绳索捆绑的明显印记,顿时心头一凛,恍然大悟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冲动,我不是坏人,你肯定是误会了。”张进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证明自己不是坏人?”女人依旧警惕着,没有相信张进。

    张进有些无语了,自己长的也算是五官端正,仪表堂堂呀!竟然被怀疑是坏人?

    “那你想要我怎么证明?”张进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你把手里的猎刀丢过来。”女人想了一下,说道。

    “嘶!”张进吸了口气,无所谓的说道:“好,我给你,你别冲动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便将猎刀丢在了女人身前,上面还沾染着土狼的鲜血。

    女人立即把猎刀抓在手里,然后才稍微冷静了一些,上下打量着张进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是来抓我的?”女人怀疑道。

    张进翻了一记白眼,郁闷道:“美女,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,干嘛要抓你呀!”

    “那、那你是什么人?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叫张进,是白石村的村医,进山来采草药,满意了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女人沉默了一下后,终于放下了手里的木刺。

    见对方总算是冷静下来,张进这才缓缓的靠近,从对方手里拿回自己的猎刀。

    “喂!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张进询问道。

    女人看了他一眼,缓道:“我叫梁玉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张进从梁玉诗口中了解整个事情的全部经过。

    梁玉诗是一名驴友迷,四天前她参加了一个驴友队伍,到白石村大约直线距离三公里以外的五花嶂爬山。

    计划中是在野外露营一晚第二天返回的,结果第二天早上山里出现了大雾。

    梁玉诗和她的队友走散了,在山里迷了路,后来幸运的遇到一名猎户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遇到的是好人,但对方的真实身份却是人贩子,专门绑卖那些野外徒步旅行的女性驴友,特别是漂亮的女人。

    而那个驴友队伍雇请的当地向导,也是人贩子团伙的一员。

    该向导在当地生活久,熟悉当地气候变化,知道什么时候会起雾,所以提前把驴友队伍带进山林,等起雾之后伺机下手。

    梁玉诗被人贩子关押着,侥幸逃了出来,由于不认识路,只能沿着一个方向拼命逃,最后逃到了白石村这一带。

    她因为听到张进和黄毛的声响,以为是人贩子追来了,所以选择了逃跑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一次逃,却遇到了土狼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张进及时赶了过来,估计梁玉诗就要香消玉殒了,而死在大山里,估计等到尸体化作白骨都可能没人发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马勒戈壁!那些人渣真应该全部枪毙。”

    张进无比气愤,恨不得现在就去宰了那群人贩子。

    之前他就听新闻报道过,有驴友野外徒步旅行神秘失踪,最后的真相是被人贩子抓走卖到某个偏僻深山的山村当老婆。

    可那是新闻,如今却是发生在自己身边,这让张进觉得现在的社会太险恶了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让那些人贩子得到应有的制裁。”梁玉诗绷着脸冷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以后再说,我先带你回我诊所,你伤的不轻,得赶紧治疗才行。”张进就地取材找了些草药,帮梁玉诗重新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这时梁玉诗忽然看着张进的胳膊,惊道:“你的手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张进看了一眼,淡笑道:“擦伤而已,小意思,回去擦点药水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梁玉诗眼眶不禁一热,感激道: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嘿!不用客气,只要你别再用自杀来要挟我就行。”张进轻笑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梁玉诗顿时感到俏脸发烫,尴尬道:“我那也是逼不得已的,我跟你道歉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跟你开玩笑呢!还当真了。”张进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他用树木做了一个简单的背架,有点像农村女人带孩子用的那种背篓,出远门或者下田农作用来放东西,只不过这个是大号的。

    用绳子把梁玉诗固定好后,张进提起自己的东西轻松起身。

    “坐稳了!”张进招呼了一声,踏上返回的路程。

    为了缓解先前紧张的气氛,一路上张进边走边给她介绍山里的趣事。

    “之前看你跟狼搏斗的时候很勇敢,你不怕吗?”梁玉诗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怕呀!可是面对土狼你绝对不能怂,不然你就死定了,两条腿的怎么跑得过四条腿的,对吧!”张进说道。

    梁玉诗犹豫了一下,又问道:“那如果当时还有别的狼出现,你会丢下我逃跑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!”张进想了想,随即摇头应道:“应该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梁玉诗不禁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呵呵!很简单,因为你是女人,我是男人啊!”

    “切!大男人主义。”

    梁玉诗闻言翻了一记白眼,但嘴角却是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张进顺利返回白石村。

    沿途中遇到的村民都热情的跟他打招呼,同时好奇的看着他背上的梁玉诗。

    而梁玉诗心里也松了口粗气,那悬着的心终于落地。

   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遇到一次坏人,她都有点心理阴影了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!”张进回到诊所,朝里面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刚一进门,他不禁愣了一下,因为整间诊所被打扫的十分干净,不用猜,很明显这都是刘玉莲的功劳。

    “回来啦!”刘玉莲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进将梁玉诗放下后,朝刘玉莲说道:“玉莲,你去帮我打点水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刘玉莲好奇的看了梁玉诗几眼,随即连忙去打水。

    八卦是女人的天性,梁玉诗询问道:“她是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员工!”张进随意的应道。

    梁玉诗的伤口位于小腿位置,张进单膝半跪着,将她的腿架在自己大腿上。

    刘玉莲把水送来后,他细心的对伤口进行清洗。

    一大道刮伤鲜血淋淋的,旁边的刘玉莲看的俏脸发白,而当事人梁玉诗却是忍着疼痛,偷偷打量张进。

    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了!

    此时在梁玉诗的眼中,张进正在散发着某种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很快,张进便将伤口重新处理完毕。

    为了加速愈合,他不惜血本,在敷的药膏里加入了少许木之精华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的伤不碍事,今天晚上就在这里休息,明天早上我送你去警察局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今晚也会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不啊!我回家睡。”

    这时,梁玉诗稍微犹豫了一下,朝张进问道:“我有个小小的请求!”

    “你说!”张进抬了下眉头,淡道。

    “晚上能不能留下来陪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