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巴体育官网,沙巴体育网

小说:绝世小农民 作者:领导人

马小乐在想如何离间刘广达和梁本的事。

    汤静虹那边他说过了,说想想不忍,不想再把刘广达大牢,这样不管怎么说,也能让她有个完整的家。汤静虹没由来地被小小地感了一下,表示愿意帮助马小乐里间刘广达和梁本

    马小乐笑了,这就是他的目的。有边人做内应,计划行使起来相对顺当多了。汤静虹对刘广达说,梁本是个小人,从来都是以利用别人为目的,不会真的为合作伙伴着想。

    “我乐意怎么了?”刘广达对汤静虹已经凉了心,抵触心理很严重。这个汤静虹知,也不回避,“广达,我知你痛恨我,甚至看不起我。但我是为了自己的私享受吗?”

    刘广达鼻孔里哼了冷气,不理睬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,有些话我还得说。”汤静虹,“不能跟梁本走的太近,你不为自己着想,也要为公司、为女儿想想!”

    “我不为任何人着想,就为自己!”刘广达,“反正谁跟马小乐是朋友,谁就是我的敌人;谁跟马小乐是敌人,谁就是我的朋友!”

    刘广达这么说,汤静虹没子。

    汤静虹把刘广达的话告诉了马小乐,说不能说服刘广达。马小乐听了眉头,“其实吧,刘广达是误会了,但我也不辩解,有些误会是无辩解的。”马小乐,“以前的那些就不提了,说说下一步该咋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办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。”马小乐点点头,“可以这么说,刘广达最痛恨的人是我,那么他最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女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给他假象。”马小乐,“我套用一下他的话,既然他最的是你们的女儿,那么,谁跟你们的女儿是朋友,谁就是他的朋友;谁跟你们的女儿是敌人,谁就是他的敌人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汤静虹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,制造梁本对你女儿有所图谋不轨的假象,就可以达到里间的目的!”马小乐,“而且我敢保证,成功率几乎是百分百!”

    “假象?”汤静虹听了,抿了抿,“用不着假象,梁本也不是没有那个念头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马小乐一听,暗有天助,“真有?!”

    “真有。”汤静虹,“以前梁本几次主请我和女儿吃饭,在饭桌上,我能察觉出来,就连我女儿都觉得他太过热,而且眼神也不对劲,只是没说出来而已。那也是我决意要对梁本留一手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成了!”马小乐,“你就通过你女儿来解决!”

    经过马小乐点拨,汤静虹开始着手,女儿刘萍萍也很配合,如今是市文化局文艺科副科长的她姿人。

    刘萍萍到光大公司对刘广达说,不能和梁本走得太近。刘广达问为什么,是不是汤静虹让她来劝说的。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了?”刘萍萍显然不高兴,摆出一副委屈的模样来,“你跟到底是怎么了?就算是你们有矛盾,也别往我上粘。”

    刘广达听刘萍萍这么说,连忙堆起笑脸,“乖女儿,爸爸不是要往你上粘矛盾,爸爸有爸爸的想,你知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想?”刘萍萍,“万一想错了呢?”

    “错了我也认!”刘广达,“我一定要战胜敌人!”

    “什么敌人不敌人的,我看你本就分不清敌人和朋友。”刘萍萍,“特别是朋友,你分不清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刘广达问。

    “你了解梁本嘛。”刘萍萍,“他不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他不是个好人。”刘广达,“但能帮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太自私了。”刘萍萍,“你只顾自己,不顾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梁本那人,我跟都看不惯。”刘萍萍,“以前我还喊梁叔叔,现在我本就不愿意喊!我讨厌他,讨厌他笑嘻嘻地看着我的表,还有那眼神,让我浑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他,他难还想对你……”刘广达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难你不知?”刘萍萍好像很惊讶,“没跟你讲过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刘广达,“她什么都没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我知了。”刘萍萍,“那是担心你会责备她吧。”

    刘广达听了没吱声,有些话不能跟刘萍萍明着说。晚上,刘广达回到家里,把汤静虹拉到卧室问话,刘萍萍的事为什么不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跟你说了,你不把我吃了才怪!”汤静虹,“你肯定会跳如雷,说我搭去就搭去了,还把女儿给拖上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你拖上的!”刘广达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所以,自我察觉之后,就对梁本留一手了,不能太依靠他。”汤静虹,“我们应该有我们的自主权,不能完全受他控制。也正因此,惹恼了梁本,刚好你回来了,他便把我踢到一边,把你拉了过去。你不想想,之前他拿正眼看过你嘛?”

    刘广达了口烟,没说话。汤静虹一见有机可趁,继续说,“广达,其实我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,梁本或许对你说过什么,或许里面会有误会,我希望你能把问题看清楚。”

    汤静虹的话,让刘广达想了很多,还真是那么回事,梁本怎么就突然对他重视了起来。不过说到底,真好假好也无所谓,本来他也没指望要真的依靠梁本来飞腾达,也就是想通过梁本来打压马小乐,治倒马小乐。但现在关键是,他不能忍受梁本对女儿刘萍萍还那个心思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通过梁本来治马小乐。”汤静虹不失时机地说,“但不能完全向梁本倾斜,应该留一手,起码不要把公司全搭去。”

    刘广达觉得汤静虹说得有理,但他不理解汤静虹为什么和马小乐走到了一起,马小乐可是陷害他的凶手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怨恨我为什么跟马小乐合作是不是?”汤静虹对刘广达心理的揣摩还是很到位的。

    “是,怎么了!”提起这事,刘广达就有气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合作也是迫不得已。”汤静虹,“再说了,仅仅是小小合作了一下,给公司留条后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说仅仅是合作?”刘广达的眼神很奇怪,“就没有别的了?”

    刘广达眼神让汤静虹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“广达,你跟我说实话,是不是梁本对你说过我跟马小乐怎么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不止他说,还有自己人!”刘广达瞪起了眼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我能告诉你嘛。”刘广达,“做人得有原则,我不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抛开咱们还是夫,尊重你的原则,你不说我也不追问。”汤静虹,“但我必须说的是,你要小心圈套,万一这是梁本设的套呢?”

    汤静虹说完这些就走了,摆了个小姿态。

    刘广达有点傻眼,本来就不善于心计的他,被汤静虹这么一攻,有点松。

    有些事刘广达自己都承认不清,比如汤静虹和马小乐之间到底是个什么关系,还有,梁本到底对他有没有设套,他觉得自己没有那个能耐去清楚。但有些事可以确定的,比如梁本对女儿刘萍萍图谋不轨,他完全相信女儿的话。还有,他觉得是应该对梁本留一手,不能带着公司一起扑上去,到时不好还真会像汤静虹说得那样,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还是留一手。

    刘广达算是被汤静虹说服了,接下来对梁本不再是索单奉双,而是索双奉单。刘广达的这种变化,很长时间内梁本竟然没有察觉。原因很简单,一是刘广达做得相对隐蔽一些,二是梁本对刘广达智商的不屑,轻敌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里,马小乐做了不少事。新区又有几个作,市民文化活中心和育馆又奠基开工,承建者当然是骏乐公司,现在柳淑英作这一块已经相当娴熟,没有让马小乐多心。另外,土局和建设局办公新址也已选定,规划设计正在行,破土工也是指可待。还有,建行贷款的事,在牛官逊的斡旋下,还款期限能推迟一年。

    一切发展势头都很好,总环境于上升平和期,没什么烦心事。马小乐平闲着就到骏乐公司去,窦萌妮在马小乐成为方瑜的助理后就回到了柳淑英边,协助柳淑英管理公司。在公司里,马小乐是最心满意足的,左眼看看柳淑英,右眼瞧瞧窦萌妮,哪个都赏心悦目。末了,还能到她们的住,享受一下她们的手艺,现在的窦萌妮,厨艺在柳淑英的**下,已是相当够平了。

    金柱也很上路,在质检中心可以说是突飞猛,不管是说话还是做事,都有模有样,而且随着城市大开发大建设的兴盛,质检中心的效益完全达到了预期平,还要高一些。

    还有让马小乐宽心的是,栾大松和甄有为的升迁问题相继解决,至于庄重信和闫波的事,岳鸣早已经办得妥妥当当,不过徐红旗的正乡长还要再等一等。

    甄有为对这次升迁满意得要命,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位子,在他来看已经是巅了,觉都美滋滋的。不过甄有为还没美得找不着北,稳得住,就连请客也很低调,只是请马小乐一个人。

    也凑巧,请客当天马小乐正在金奥通公司,邹筠霞和他正商量贷款融资上市的事。邹筠霞的意思,让马小乐在邝黛玲耳边再稍微点风。马小乐当然不会拒绝,他从来都感谢邹筠霞对他的慷慨。也正因为这个原因,马小乐要甄有为把时间放到晚上。甄有为好奇,问他在什么。马小乐说在金奥通公司,和邹筠霞董事长谈点事。甄有为也就随口那么一说,让马小乐和邹筠霞晚上一起过去。马小乐想想也没什么,一起吃个饭很正常,都是朋友嘛。

    不过偏偏不正常的事就发生了。

    当晚三人喝得高兴聊得投机,在马小乐出去方便的时候,甄有为和邹筠霞也聊得起来,话题当然是马小乐。甄有为连连夸赞马小乐厉害,年纪轻轻就做了市长助理。邹筠霞说马小乐的确是个人才,什么都有思路。甄有为呵呵一笑,借着酒劲说了句话,说马小乐当然有思路,老早就瞄准了市长方瑜,并且成功猎获,要不也不会这么快就当上市长助理。

    邹筠霞对甄有为的话还真是相信了,她完全相信马小乐有那个能力。

    如果单单是相信,放到心里也没什么,可是邹筠霞竟然对方瑜说起了此事。方瑜一听当然是又羞又燥,说要找马小乐问问清楚。邹筠霞一看况不太对,忙说这事跟马小乐没关系,是别人乱传的,估计是对马小乐眼红,故意这么说而已。邹筠霞说完嘿嘿一笑,对方瑜说如果照谣传的去尝试一下,会有惊醒。方瑜很纳闷,邹筠霞便比划了一下马小乐的长度和数。

    方瑜直摇头,说邹筠霞喝多了说胡话。邹筠霞举起右手,一本正经地发誓,所说绝对属实,不相信的话可以实际调研一下,如果不属实,她愿意承担任何后果。

    方瑜的心境,起微微涟漪。虽说是市长,但也是女人,有些事,绕不开。

    谁都相信,如果方瑜和马小乐再共事一段时间,或许一切皆有可能。不过,方瑜心中的涟漪尚未漾成波澜,事就起了变化。

    省委了一项青年部培训选拔活,从全省各市县党政部门择优选出一小批青年部,到省委党校学习培训三个月时间,然后充实到省委省zf各部门锻炼一年半到两年,最后,据实际表现况和个人意愿,决定去留问题。

    方瑜考虑到现在市里的局势还不是很明朗,虽然她的新区开发有优势,下一步很有可能成为书记,但也不能排除梁本最后狗急跳墙去省里乱拱一通,那样的话,书记的位子就悬了。退一步讲,书记的位子她得不到,也肯定到不了梁本的,必然会空降过来一个人选。新任书记会怎么样,能不能跟她配合好?或者说,运气不好的话,新任书记也有可能是和梁本是一条系子的,那样的话,就不痛快了。

    所以,方瑜觉得把马小乐送到省里去提高一下,不管回来还是不回来,对她的帮助肯定是会更有力的。

    马小乐在得到这个消息后,下巴差点惊掉下来。

    平静之后,马小乐对事行了安排。骏乐公司、质检中心没问题,有柳淑英、窦萌妮还有金柱在,不会出什么差错。

    马小乐还专门了时间,把自己从小南庄村、到沙墩乡、到榆宁县再到市里,这一路走下来遇到的人和事,都仔细想了一遍,很是感叹。有些人是一直往联系着的,而有些人的出现就像星划过,以后都不会再出现了,还有一些人或许以后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出现,就像米婷、金朵还有关飞、沈绚娜,至于带来的是惊喜还是惊吓,那无所谓。

    生活就是这么不可捉

    “我对你寄予厚望!”这算是方瑜对马小乐的勉励。

    当时马小乐站在方瑜办公室窗户前,光从东方照过来,温暖而有力。他转过头对方瑜沉稳地点点头,微微扬起角。

    此刻,马小乐的心里颇不平静,接下来的,又将会是一番崭新的生活,喜悦和困忧也许会织而来,但他深信不疑的是,路或许会曲折,可一切会越来越好……--lkmp